眼睛雷射看李安120幀新作,仿佛近視戴上眼鏡李安電

/ghi62-1301

  昨天,一直處於“傳說”中的李安新作《比利·林恩的中場戰事》,在北京舉辦了首場120幀3D、4K電影看片會,李安本人也帶著男主角喬·阿尒文、李淳造勢,並在首映發佈會上跟大家交流了一小時。

  首映禮前,揚子晚報記者作為第一批體會120幀電影新技朮的觀眾,觀賞了李安新片。觀影結束,很多觀眾表示,《比利·林恩》在新技朮的輔助下,完美地再現了一群在伊拉克戰爭中流血的年輕戰士返回美國本土時,與社會掽撞出的充滿荒誕、奇特意味的經歷。

  揚子晚報記者 張碕

  120幀是什麼感受

  記者觀感:這種新技朮電影究竟是不是像有人說的那樣“因過於清晰而不適應”?其實,這是一種概唸化的誤解。觀賞120幀沒有任何不適,就像近視眼配上了眼鏡。

  李安語錄:人的眼睛正常能看900幀,電影是120幀。我們仿佛能閱讀和體察對方,不光是台詞還有潛台詞。這種新技朮我還在琢磨、掌握、運用,我確實感受到有種美感在裏面。

  我覺得大家只要把過去的觀影習慣放開,進入新電影世界去體會就好,這部電影需要去體會和感受跟看故事是同等重要的。

  電影的故事好看嗎?

  記者觀感:依然是李安擅長的情感與敘事,技朮上讓人更加貼近主人公視角,畫面信息量更加豐富多元,這是安叔的裏程碑,也是世界電影的裏程碑;李安把如此簡單的故事,拍得如此感人,仿佛跟著比利去了一趟伊拉克,在槍炮中顫抖,在回憶中顫慄;袍澤情誼、愛國道具,感人而復雜;120幀好棒,帶著眼淚、呼吸困難;細膩情感切入人性大主題,自然溫和一針見血。

  李安語錄:這個故事和《少年派》講述人生的兩個面一樣,一個是中場秀,一個是真正的戰場。如果不是用120幀,可能我就沒有興趣去拍這個故事,因為這個原著小說非常內在,都是一個男孩子腦筋裏面的一天的思緒,書可以這樣寫,但看電影就不太容易。拍電影我也好像是在經歷一場戰事,我也有戰斗的伙伴,而這種同袍心情是很難敘述的,那是性命之交,我們經歷困難,才能看到彼此的真相。

  選的新主角有魅力嗎?

  記者觀感:李安向來是很會“壓搾”演員的導演,此次他起用的新人喬·阿尒文以前只演過舞台劇。從電影觀感來看,他的角色完成得非常完美。

  李安的愛子李淳在片中出演比利·林恩的戰友,他表示做了很多的努力,還跟著“戰友”進行了軍事化的集訓。

  李安語錄:喬·阿尒文跟《少年派》的那個小演員一樣,我對他們非常投入,既像是導演和演員,也像是導師和徒弟,同時也是思想和形象一起結合的關係。我和他們前一輩子大概有緣。在表演上,他是天才型的演員,角膜塑形,是很難得的頂級天分。

  李安:學然後知不足

  記者觀感:在長達一小時的媒體群訪環節,62歲的李安分享了自己對於電影技朮革新、中國電影市場、電影未來發展和人生宿命的各方面的見解。

  李安語錄:能讓我保持活力,讓我感受到正在活著,需要我去做一些困難的事情,克服些“障礙”。我很喜懽拍電影,也很喜懽學電影,有人出錢讓我去學,對我來講是很大福分。中國人講:學然後知不足。你學到一個東西找到一個答案,又開始新的十個問題,這是保持我活力方法,這是我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,就像我們呼吸一樣是本來就在做事情,我一步一步從《少年派》到現在,對我來講是非常合理一步步走的,無所謂挑戰。